六月禾

海底捞起神无月,岭上开遍百合花

mekimeki老师画风真的太闪亮了,以至于我几乎忘了怜篇是小学生故事

……这剧本写得就很让人忘记是个小学生故事!

你们大阪的人际关系真是太复杂了……

刚跟师兄师姐们看完复联回来。

师姐中途吐槽:灭霸的下巴越看越像虾饺……

……师姐你别这样,你让我以后还怎么直视虾饺……

如果可以——我是说如果可以,我希望未来,我陌生的爱人一定不要是个诗人。她可以阅读它们,可以抄诵它们,但永远不要写下它们。

所有相信诗歌的人,都经历过一生里最寂静的时刻。那是从千万亿的爱里发现自己失落的时刻,意味着在某一刻的时间里,自遥远的、这颗星球以外的故乡传来的回声被某种更强大的力量斩断。

孤单使我们找到陌生的语言,使我们不得交谈。

诗歌就是这么诞生的。

【薰嗣】大雨倾覆

要获得本质,当先给虚幻让路。

——路也《城南哀歌》

我是在傍晚时分向美里小姐说起那个梦的。

无从判断是哪个季节,总之没有下雨——事实上这里已经很久不下雨了,天空跟被榨干了汁水一样,没有一片云彩上找得到一丝降水的迹象。按理说这样的天是不应该有雾的,但我的确看到了,或者说,意识到了在到达水边之前,这里是起过一场雾的。

这样的预兆本就多少有些不同寻常。

绵延的荒草出现在我眼前(在我醒来之后我意识到,无论如何,一个干旱的季节里杂草是不应该有那样的高度的,这或许证明我所看到的场景只能来自于梦境),我受了什么召唤似的跌跌撞撞地往深处走。草太茂密了,我不得不拨开甚至拗下一些叶杆儿才能继...

2018-05-02 /  标签 : 薰嗣 65 21  

存档一下复习白夜23集的时候的即兴感想

友人有言,复习最好的就是复习23集,又有我相信你又有过分又有假戏真做23333各方面都非常有看点。

——————

老关:从前天晚上突发的情况来看,这伙人千里迢迢从缅甸过来,谨慎得很,而且反侦察能力极强。看来定位和监听都不可行。

周巡:哼,那敢情好,你这一渗透进去,就跟失踪了一样,那我的工作就变成找你们俩了呗。

老关:但不管怎么说,我觉得值得冒这个险。从某种情况来看,这批枪很有可能就是当年安廷监守自盗的那批报废枪支。

周巡:话要这么说的话,那安廷的案子刚刚有了进展,还不算从那个长兴路拉回来的那具尸体,你这一甩手全交我了,啊,我兼顾不了所有的工作!我还得保证你的安全。

老关:放心,我的...

2018-04-05 /  标签 : 白夜追凶 10  

【关周】惊蛰 09

CP:关宏峰/周巡,1v1

原作向,一位剪刀手基友的移动硬盘挂了,为了安慰她我更一发(??

我放飞了……放飞的感觉真好(你快醒醒

这一章有点想听一下同志们的评论,因为我写得很爽想知道你们看爽了没233333

特别鸣谢医科生暗暗 ww

【索引目录贴】


————


又特么敏感词【。】

真的什么敏感内容都没有啊不就打个架完了谈谈心吗【。

↑点它


沉静、克制与恰如其分的爱——给《理想国》的一个长评

 @Ao 

理科生写完个课程论文感觉表达能力都退化了,这文评可能写得干巴巴的,表达估计也不是很清楚……猛虎落地式对不起。

《理想国》这篇文给我最大的一个感觉是“沉静”,不止是文笔上举重若轻的感觉,还有情节上的。追平进度以后我认真追想了一下这个感觉的来源是哪儿,后来发现是“仪式”和“诗性”——这个案子跟一般的刑事案件太不一样了,年轻孩子本身单纯、轻灵的特质跟死亡的阴影和怪诞的仪式放在一起……就给人一种抽离但专注的阅读体验。

读的时候我有在想老关看这个案子的视角是不是跟我们读者的视角会比较接近,一种克制的向下俯瞰的视角。最后觉得我的体验应该也只是我自己的体验,还是不具有比...

“但也无非就是一句珍惜,一句认了。”

意难平

前天被姐夫二半夜发刀,那天我本来就刚跟纤维走了一遍学校,走着走着说快毕业了还没动笔写那个坑,再不写我俩都背叛组织去北方了。

然后就说起宾阳门,纤维:“天天堵车。”然后我们俩笑作一团。

笑过虽然笑过,但到底还是意难平啊……被姐夫横空来一刀当晚就辗转反侧了。

这世界上多少故事都源于岁月负我情衷啊。

第二天跟姐夫说我容易意难平的点,想起来的第一个例子居然是中秋节宾阳门下的梁克斯。

“月亮好亮呀。”

真是比同样中秋节宾阳门上马维甫那纵身一跃还意难平……

就好像虽然东门已经不是宾阳门了,也没有那个城了,但你知道就是有什么在这片堵着车的土地下长眠。

【关周】惊蛰 08

CP:关宏峰/周巡,1v1

原作向

就一句话:会!和!了!

【索引目录贴】


——————


Chapter 8


再次回到津港大学人民医院的,只有关宏峰一个人。

买了探病用的苹果后,关宏峰走到车前,但并不上车,而是敲了敲车窗。韩彬把车窗摇了下来:“怎么了,关队?”

“晚上就我自己去吧。”关宏峰说,“你应该……想回一趟海港吧。”

最近韩彬看手机的时间越来越长,从短信提示音来看,这两天收发的频率尤其高。

如果只在西城区转转,他们从青山区回来的时候,车里的油量绰绰有余,但韩彬还是找了个加油站把油加到了满。而早上韩彬放在车后座上、一看就是变装用的冲锋衣和毛线帽与之互相应证。...

上一页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