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川良

你是我的人间

【愛城華恋/神楽ひかり】从远方归来

我们叫作开始的往往就是结束,而宣告结束也就是着手开始。

终点是我们出发的地方。

——T.S.艾略特


1

不,事实上,那些地下剧场的迷梦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爱城华恋的梦里了。并非有意,她在从当下回溯的某一个瞬间里把那些荒诞离奇的梦景像封进信封一样装好,然后寄往某个无名址的所在。邮件总是会丢的,哪怕统计而言,一百封信里只会丢两封左右,也是会丢的,落在哪个分拣中心或者遗散在运输途中。寄信的人误以为它已经寄出,于是经年累月地等着绝不会到来的返信。

何况这信并无名址,退回来也仅仅是盖一个“查无此人”的鲜红戳记。

那是一个寻常的夏日课间,在数学课上连睡了三个四十五分钟的华恋被同...

自排版,自己的恋光文《倘若所有星光倾泻而下》的PDF版XD

改了改错字然后统一了一下格式,并且自娱自乐式地设计了一下XD还是排得蛮开心的

展现了版工生涯以来最高超的压页技术(ntm)

之后打算印点无料给基友随便找个展子发一发(?)不过果然还是看基友啥时候有逛展的心(。)

印刷的文件我也发上去了,想自己印的朋友们可以自取XD

PDF链接 提取码: pydk

【愛城華恋/神楽ひかり】倘若所有星光倾泻而下


“她在等我,我要去找她,我会去找她、千山万水我会找到她的。”


一时激动拍板挖坑的两万字恋光,不要问我在写什么,写到后面其实我已经接近疯魔了……这是一篇各种意义上都很疯魔里面甚至有一张表格的谜之同人。

和舞台创造科的大家一起等华恋把我们阿光找回来呜呜呜呜

因为格式有点问题所以不能在LOFTER上很好地贴出来,走外链吧【……

博客链接:点我

300链接:点我


附上一个目录:


【薰嗣】大雨倾覆

要获得本质,当先给虚幻让路。

——路也《城南哀歌》

我是在傍晚时分向美里小姐说起那个梦的。

无从判断是哪个季节,总之没有下雨——事实上这里已经很久不下雨了,天空跟被榨干了汁水一样,没有一片云彩上找得到一丝降水的迹象。按理说这样的天是不应该有雾的,但我的确看到了,或者说,意识到了在到达水边之前,这里是起过一场雾的。

这样的预兆本就多少有些不同寻常。

绵延的荒草出现在我眼前(在我醒来之后我意识到,无论如何,一个干旱的季节里杂草是不应该有那样的高度的,这或许证明我所看到的场景只能来自于梦境),我受了什么召唤似的跌跌撞撞地往深处走。草太茂密了,我不得不拨开甚至拗下一些叶杆儿才能继...

2018-05-02 /  标签 : 薰嗣 65 21  

存档一下复习白夜23集的时候的即兴感想

友人有言,复习最好的就是复习23集,又有我相信你又有过分又有假戏真做23333各方面都非常有看点。

——————

老关:从前天晚上突发的情况来看,这伙人千里迢迢从缅甸过来,谨慎得很,而且反侦察能力极强。看来定位和监听都不可行。

周巡:哼,那敢情好,你这一渗透进去,就跟失踪了一样,那我的工作就变成找你们俩了呗。

老关:但不管怎么说,我觉得值得冒这个险。从某种情况来看,这批枪很有可能就是当年安廷监守自盗的那批报废枪支。

周巡:话要这么说的话,那安廷的案子刚刚有了进展,还不算从那个长兴路拉回来的那具尸体,你这一甩手全交我了,啊,我兼顾不了所有的工作!我还得保证你的安全。

老关:放心,我的...

2018-04-05 /  标签 : 白夜追凶 10  

【关周】惊蛰 09

CP:关宏峰/周巡,1v1

原作向,一位剪刀手基友的移动硬盘挂了,为了安慰她我更一发(??

我放飞了……放飞的感觉真好(你快醒醒

这一章有点想听一下同志们的评论,因为我写得很爽想知道你们看爽了没233333

特别鸣谢医科生暗暗 ww

【索引目录贴】


————


又特么敏感词【。】

真的什么敏感内容都没有啊不就打个架完了谈谈心吗【。

↑点它


沉静、克制与恰如其分的爱——给《理想国》的一个长评

 @Ao 

理科生写完个课程论文感觉表达能力都退化了,这文评可能写得干巴巴的,表达估计也不是很清楚……猛虎落地式对不起。

《理想国》这篇文给我最大的一个感觉是“沉静”,不止是文笔上举重若轻的感觉,还有情节上的。追平进度以后我认真追想了一下这个感觉的来源是哪儿,后来发现是“仪式”和“诗性”——这个案子跟一般的刑事案件太不一样了,年轻孩子本身单纯、轻灵的特质跟死亡的阴影和怪诞的仪式放在一起……就给人一种抽离但专注的阅读体验。

读的时候我有在想老关看这个案子的视角是不是跟我们读者的视角会比较接近,一种克制的向下俯瞰的视角。最后觉得我的体验应该也只是我自己的体验,还是不具有比

“但也无非就是一句珍惜,一句认了。”

【关周】惊蛰 08

CP:关宏峰/周巡,1v1

原作向

就一句话:会!和!了!

【索引目录贴】


——————


Chapter 8


再次回到津港大学人民医院的,只有关宏峰一个人。

买了探病用的苹果后,关宏峰走到车前,但并不上车,而是敲了敲车窗。韩彬把车窗摇了下来:“怎么了,关队?”

“晚上就我自己去吧。”关宏峰说,“你应该……想回一趟海港吧。”

最近韩彬看手机的时间越来越长,从短信提示音来看,这两天收发的频率尤其高。

如果只在西城区转转,他们从青山区回来的时候,车里的油量绰绰有余,但韩彬还是找了个加油站把油加到了满。而早上韩彬放在车后座上、一看就是变装用的冲锋衣和毛线帽与之互相应证。...

【关周】警民友好协作【日常一则】

*说好的白情节发糖,虽然晚了点儿

*二一三之前,长丰支队的日常

*是《惊蛰》第六章里提过的那段黑吃黑(弥天大雾),所以大抵可以算《惊蛰》的番外(。)


——————


长丰支队追查这个杀人案已经快一个月了,嫌疑人狡猾得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他就像一条暴雨季节的泥鳅,在津港湿润的土地里滑不溜秋地游弋,几次抓捕行动都扑了个空。

“关队,这行吗?就咱俩?”周巡在副驾上整了整刘海,摘下了那副骚包的太阳眼镜。

此刻,他们正行驶在去往津港站的高架上,距离目的地还有不到五分钟。

关宏峰偏过头瞥了周巡一眼,又转回去目视前方认真开车:“之前那么多次围捕都失败了,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周巡做洗耳...

上一页 1/3